教學科研
TEACHING AND RESEARCH
一位大學校長眼中的美國高等教育
來源:團委 發布時間:2020-02-20 瀏覽:16311
分享:

在美國《高等教育紀實報》創刊40周年之際,曾任康奈爾大學校長的弗蘭克·羅茲應邀撰寫文章,回顧美國高等教育40年來的變化和發展,讓我們一起看看——

一位大學校長眼中的美國高等教育

  40年來,美國高等教育喜憂孰多?這是一個復雜的問題。今非昔比,學院和大學發生了許多值得注意的變化。

  學院和大學持續增加。1966年美國人口約為兩億,而2006年秋天達到三億。為了滿足不斷增長的人口的教育需求,美國的學院和大學數量從兩千多所增長到四千多所。各層次的學術機構都有所增加。

  總數的增長既包括原有學院和大學的關閉也包括新機構的建立。將近六百所學院和大學被關閉,自然選擇似乎在高等教育中一樣成立。

  營利性機構地位日益顯著。營利性機構的招生數量占符合財務援助資格的學校招生總數的8%,這是教育界最大的變化之一。在1966年這些機構幾乎不為人知,而現在約有九百所,其中最大的菲尼克斯大學網上注冊總數達到近十二萬人。

  公立和私立大學招生數量比重發生改變。私立大學學生數量占高等教育人口的比重從1966年的約三分之一下降到目前的四分之一,這是從二戰結束持續至今的趨勢。

  學生群體發生變化,教育更易獲得。女性學生人數的增長是男性的4倍,大學中,女性和少數族裔持續增加,尤其是在從前受到限制的領域。

  在除了博士學位外的各個層次學位獲得者中,女性都多于男性,而新增的博士中有48%是女性,幾乎是1966年的4倍。在研究生院以及專業性學院中,女性比例的增長是最引人關注的。1966年獲得專業性學位的女性鳳毛麟角,而現在則占據半壁江山。


  少數族裔也有顯著進步。四年制學院新生中非洲裔比例從40年前的5%上升到今天的11%。40年前,新生中拉丁裔的比例數據尚不充分,但現在已經占到7%。亞裔和印第安學生人數也在成倍增長。

  學院和大學越來越國際化。雖然其他國家留學生數量增長速度超過美國,但2004年美國高等院校中有超過50萬留學生,占世界的四分之一。在國外學習的美國學生從1966年的不足2.5萬人上升到2005年的20.6萬人。美國高校至少在42個國家提供學位教育。

  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數不斷增加。1960年至2000年間,獲得學士及以上學位的人數增長兩倍多,約占25歲以上人口總數的四分之一。2005年,將近五分之一的美國成人擁有學士學位,約十分之一獲得碩士或專業性學位。

  信息技術改變大學面貌。計算機的發展為教學、研究、學生生活和許多其他方面帶來極大的有利影響。整個世界和所有知識都在學生的指尖上。計算機化和學習質量間的關系是不易量度的,對計算機化的成本一直都有爭論。

  學生的背景和態度發生變化。自1966年以來,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高等教育研究所每年秋季對四年制大學新生進行的調查凸顯了高等教育對女性的意義。40年來,新生中母親擁有學士學位的比例從20%上升到52%,而母親擁有碩士學位的比例則翻了五番,達到18%。同時,母親為家庭主婦的比例由35%下降到不足10%。

  相似的是,1966年至2005年間,女性學生中打算繼續攻讀法律方面碩士或專業性學位的比例翻了四番,醫學和牙醫領域則翻了將近五番,打算攻讀博士學位的比例增長了兩倍。

  40年來,學生的態度有顯著的變化,對禁止同性戀法律的支持減少,也不再普遍認為已婚女性應局限于家庭?,F在,學生在才智及社交上表現得更有自信,對其在包括領導力及行動力等各方面能力都很有信心。僅滿足于獲得學士學位的人減少了,而期望成為優秀畢業生和期望自己掙錢讀完大學的人增加了。

  上世紀60年代中期以來,同時申請三個以上學院的學生增加了一倍多。決定讀大學的各種原因的重要性發生了變化,遵循父母的意愿或為了掙更多錢而讀大學的學生增加很多。

  現在,只有五分之一的學生熱心環保,這個比例比上世紀70年代初減少了一半;關注人生哲學的學生則從86%減少到45%;關心政治者從60%下降到36%。使“經濟狀況更好”這個目標在學生心目中顯得更加重要。從政治的角度看,與上世紀70年代初的前輩相比,現在將自己視為自由主義者的學生減少,更多的人認為自己是保守主義者。

  在文化這個更廣闊的層面上,40年來在高等教育界可供比較的數據幾乎沒有。毋庸置疑,不同類型的學院和大學之間、甚至可能在它們內部存在著顯著的區別。一些持續的趨勢應引起廣泛關注。

  公立大學獲得的州財政支持不斷縮水。密歇根大學現在的年收益中只有約8%來自于國家,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只有15%。盡管目前情況有所好轉,但是州預算的長期縮緊更加導致所謂的公立大學私有化。而這種“私有化”只是單方面的——大學財政更多來自于包括學費的私人來源,但公立大學處理自己事務的自由仍受限制。旗艦性公立大學的命運應引起公眾關注,因為它們對高等教育作出了主要貢獻,無論是研究生、專業性的或本科教育?,F在正是國家給予它們發展的自由并承擔發展的責任之時。

  學術同仁關系這一特征正在消失。“學校即社會”變成了利益沖突的委婉說法。也許“社會”如同青年一樣不斷變化,但是有意義的對話和同事關系的缺失產生的實際影響是很嚴重的。教育中不斷增強的部門化和不斷細分的課程設置給本科教育質量帶來日益增長的威脅。同時,我們這個時代不斷突出的挑戰,如氣候變暖、能源供給、可持續性、貧困、饑餓、沖突和戰爭、健康與疾病,等等,卻超越了這些學科劃分的界限。然而,由于職位委派和獎勵被戒備性地限制在各部門之內,院校很難為解決這些重要問題提供全面的專家意見。

  教師對學校的忠誠被腐蝕。取而代之的是遵從看不見的學派導向,比如專業性社團、學者協會和在線學者會議。有人爭辯說,這種必然變化反映了前面提到的學術細分,也反映了終身教職的相對減少(40年來學術界終身教職由57%減少到35%)。另一些人認為,這個問題在研究型大學中要比在人文學院中更嚴重。如果事實如此,那么學校和學生會在高等教育的變革中將會更加弱勢。


  結構性改革仍然艱難。美國高等教育的目標、任務和資源之間的結構性失衡自1966年以來未得到改善。人員雇傭方面僵化的部門結構制度仍然限制學校適應新情況的能力。任何改變都很艱難,政策的制定與執行之間存在很大的滯后性。

  我們生活在國際化的時代,科學、技術、發明和創新是生存和成功的關鍵。然而美國目前在科學、數學、工程和技術專業的畢業生數量沒有明顯增長。據《經濟學家》雜志的報道,每年印度有40萬名工程師和20萬名IT專業人才畢業,雇用一名印度畢業生的成本只是美國畢業生成本的12%。天才,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商品。當前教育上的國際排名可能預示著以后國家經濟的排名。

  艾爾弗雷德·諾思·懷特海曾經斷言:“大學的任務是創造未來,理智的思考、正確的評價會對此產生影響?!?0年,我們欣然接受、堅信不疑并不斷重申這一論斷?! 。ㄗ髡摺「ヌm克·羅茲 系康奈爾大學榮譽退休校長,張嚴心編譯自美國《高等教育紀實報》)


                                                                                                                                                     


久久66久这里精品99,免费视频伊人久久大香,四虎国产精品永久在线影视,国产激情一区二区三区,久久亚洲精品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