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科研
TEACHING AND RESEARCH
人生規劃從什么時候開始
來源:團委 發布時間:2020-02-20 瀏覽:16345
分享:

  一個中國教育局長眼中的美國教育(下)

 

在新的高中課程方案中,加了一項培養學生人生規劃能力的目標,可別小看這個小小的變化,它其實是對我們教育的重大挑戰。    

到曼哈頓的一位朋友家作客。剛好他那上初中的女兒Anna在家。    

很自然地,我與Anna聊起了她未來的選擇,她非常明確地告訴我,將來她希望學醫,而且希望學兒科。  

初中生就把自己的未來想得這么清楚!我有點驚異,其實,打開我在康狄尼格州一所小學搞的調查問卷,同樣令人吃驚:五年級的學生,他們對未來的選擇已經非常清晰。我記得一位小學生在回答職業選擇的時候說,大學畢業后,他首先要到日本開發游戲,然后從事機器人研制,因為,他不僅喜歡這項工作.而且認為自己也有這方面的天賦。而另一位小學生則希望上麻省理工學院學工程學。他們自信而執著的眼神,向你傳遞著令人羨慕的理想。    在國內,因為工作關系,我也經常地向孩子們了解他們的未來選擇.可是,每次面對的總是令人失望的眼神。曾經做過一個調查,發現我們的學生不僅對自己的未來十分茫然,就是對眼前的自己到底有什么特長,也渾然無知。每年一度的高考志愿填報,每一位高三學生的一句“隨便”。更是難為了家長和老師,因為,自己將來要干什么,自己到底喜歡什么,孩子不知道!

人生規劃從什么時候開始
    在新的高中課程方案中,增加了一項培養學生人生規劃能力的目標,可別小看這個小小的變化.它其實是對我們教育的重大挑戰。
    到曼哈頓的一位朋友家作客,剛好他那上初中的女兒Anna在家。
    很自然地,我與Anna聊起了她未來的選擇,她非常明確地告訴我.將來她希望學醫,而且希望學兒科。
    初中生就把自己的未來想得這么清楚!我有點驚異,其實,打開我在康狄尼格州一所小學搞的調查問卷,同樣令人吃驚:五年級的學生.他們對未來的選擇已經非常清晰。我記得一位小學生在回答職業選擇的時候說,大學畢業后,他首先要到日本開發游戲,然后從事機器人研制,因為,他不僅喜歡這項工作。而且認為自己也有這方面的天賦。而另一位小學生則希望上麻省理工學院學工程學。他們自信而執著的眼神,向你傳遞著令人羨慕的理想。
    在國內,因為工作關系.我也經常地向孩子們了解他們的未來選擇,可是,每次面對的總是令人失望的眼神。曾經做過一個調查.發現我們的學生不僅對自己的未來十分茫然,就是對眼前的自己到底有什么特長,也渾然無知。每年一度的高考志愿填報,每一位高三學生的一句“隨便”,更是難為了家長和老師,因為,自己將來要干什么.自己到底喜歡什么,孩子不知道!
    其實,這怨不得我們的孩子。因為,我們沒有給他們提供可以了解社會、可以選擇理想的機會。盡管我們把“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批了個體無完膚,可奇怪的是,嘴上的批判換來的卻是“心向往之",我們并沒有真正領悟個中的危害,并沒有從心底拒絕、排斥。想一想,一個不了解社會、不了解職業的人怎么可能選擇、判斷職業?
    在美國,人們普遍重視孩子們對社會的了解;每個學生做義工的要求是很嚴格的。曾經認識一位馬里蘭大學教育學院的博士生陳博瑞(Brecken Chinn)小姐,日本早稻田大學畢業后,在哈佛讀完碩士.又到北京外交學院教過一年國際關系。陳小姐告訴我,她從12歲就開始了她的打工生涯,到今年32歲了.長長短短已經換了近50份工作。第一次是到她鄰居家,一個韓國餐館的老板家去做家教,當時她12歲.去教老板家的一個10歲、一個8歲的孩子學英語,每小時可以獲得兩美元。到18歲,她競跑到眾議院去謀得一份議員秘書的工作,這對她非常重要,因為她從中學到了好多在校園里學不到的東西。她告訴我們.在美國,必須不斷地選擇.不斷地學習,而在這個過程中.實際上也是不自覺地審視自我,為自己不斷定位的過程。
    在牛頓北高中,有一間特別的職業生涯中心,外廳里是幾排書架,很大一部分圖書是各個大學基本情況的介紹,也有一部分是關于職業介紹的。與外廳相連的則是幾個小房間,這是咨詢師們專門用來與學生談話的地方。我們去的時候,剛好一位學生正在與老師探討如何在暑期找一份臨時工作,而旁邊的另一間咨詢室里,一一位女孩子正在為高三選什么樣的AP課程(AP是Advanced Placement的縮寫,AP課程即是提供優秀高中生選修大學學分課程。編者注)與老師交流,而AP課程的選擇實際上就是她大學選報專業的基礎,也是未來職業的選擇。
    在沃特福德高中,學校的責任聲明指出:“沃特福德中學作為學生、家長、教師和社區的伙伴.其責任就是保證所有學生獲得成為終身學習者和有責任的公民所必需的知識和技能?!迸囵B終身學習者和有責任的公民,顯然是沃特福德高中的培養目標。這樣的培養目標.在學校領導介紹學校時又進一步得到具體的闡述:學校一贏致力于全國性的高中標準與個人發展關系的恰當處理。教育服務的對象是學生,教育的責任是引導學生往大看、往上看、往前看,學校應該每一個孩子做好整體安排,讓學生走上社會時感到:我已經準備好了。在整個高中階段,學校應幫助學生做好職業規劃,明確自己的長處和短處.了解自己的職業興趣,學會自主做出職業和人生選擇。
    沃特福德高中的中央辦公室(指導辦公室)是負責職業規劃和就學指導的常設機構。這一工作的領導、組織與協調,由學校主管、主管助理、人事和特服主任等3人負責;還有指導主任和教師5人,秘書1人。指導人員有非常明確的指導責任:實施本校的發展指導計劃,“通過專業開發和與同樣致力于這個計劃的同事合作,指導辦公室在沃特福德高中實施這個計劃的同時.也在豐富和發展這個計劃?!敝笇繕司唧w表述如下:
    目標一:學生將達到與年齡和能力相適應的智力發展,包括審美情感、創造性、批判性思維和求知欲。
    目標二:學生將發展對健康的生活方式的尊敬。
    目標三:學生將進入發展非教條的道德和倫理價值的過程。
    目標四:學生將學會有效地與別人交往。
    目標五:學生將通過激勵和對成就的自豪形成積極的自我印象和對人格魅力的感覺。
    從很小的時候,美國人就開始讓孩子在體驗中認識自己,明確自己的未來,而他們在學校里學到的東西,也正是為自己的職業做準備,更是為自己的人生做準備。想想我們的教育,每一個學段的學習只是進入下一個學段更好學校的“敲門磚”。如果僅此而已,我們的成本實在是太高了些。
                                  大制度與小規矩
    在終身教授評審委員會年度會議上,又一批教授面臨著新的選擇,要么被認定為終身教職,要么不被認可.在學年結束的時候“走人"。
    終身教授評選、審定時,評審委員要公開表明自己的觀點而且要記名投票。大家怎么敢于這樣?因為學院有規矩,如果有誰把評審過程的事情透露出一個字,那么你立即“走人",沒有商量的余地,這樣才保證了信息的可靠性,才沒有人擔心自己的觀點被別人披露。
    大規矩管著小規矩,有了大規矩.小規矩就沒有什么辦不好的。有了聘任制,其他制度的執行就變得十分自然了。
    在國內.為什么許多事情聽上去很好,就是沒法操作,實行不下去呢?這其實是應了人們那句老話.“經"是好“經”,容易被小和尚念歪了。
    再如教師的推薦信,這也是美國大學錄取新生特別重視的,但在國內也同樣面臨著誠信的考驗。一些教師什么溢美之詞都敢寫,可到頭來,誰也對他無可奈何。人事制度是鐵板一塊,冰河里怎么可能長出荷花、牡丹?
    在我們的中小學,大家常常為“大鍋飯"所苦惱,“干多干少一個樣。干孬干好一個樣”的機制,難以保障學校的活力。其實,在西方國家的學校.這種“大鍋飯”的分配制度也同樣存在,可是,學校的活力卻經久不衰.因為每一個應聘者都是自愿找上門領薪水的,從沒有誰一定要把他“綁”在這里,雙向約定的責任和義務非常清楚,如果有誰無視這些而試圖當一當南郭先生,恐怕于人于己都耽誤不起。大制度下,誰都可以去選擇自己喜歡的職業,你自己選擇了,你就沒有多少理由不去盡心干好,或者說,你不喜歡這份工作.也沒有誰擋著你去做出新的選擇,這樣一來,你還有什么理由不在現有的崗位盡心盡力?所以,有了這樣一個大制度,美國的管理者們完全可以變得寬容一些。
    而一到我們的學校,事情就變了。因為用人體制僵化陳腐,死水一潭.害得我們不得不在一些細枝末節上挖空心思地搞一些“傷筋動骨”的改革,對教師的考核要“量化打分”,幾乎什么都折算成了分數,工資薪酬要算完了課時算成績,把本來沒法衡量的東西非要弄出個“子丑寅卯”,一路下來,免不了“按倒葫蘆起了瓢”,根上早就出了問題,只開花不結果的毛病也就在所難免了。
    記得在教育部參加高考方案論證時曾經遇到的尷尬,當我們提出把大學招生錄取的權力交還給大學的時候,偏偏就有在座的幾位大學校長首先反對,他們的理由很簡單,他們“要不起"這個本該屬于自己的權力。很明顯,一位由大學以外的權力機構任命的校長,是難以辦出一所具有獨立精神的大學的,而一所沒有獨立精神的大學,更是難以抵擋來自社會購買權力的大潮的,校的權力并非來自學校,我們有什么理由一定要他義無反顧地對學校負責?于是,本該由大學各自獨有的錄取權全部收起來,本該對不同的專業制定的各不相同的錄取標準也只好暫且不談,全國水平高低不等的大學、千差萬別的專業,卻只能由同一個考試機構用同一個標準為大學錄取學生。他們依據的標準,除了分數,還是分數,什么綜合素質,什么多元智能,通通拋到九霄云外了。這種價值判斷傳遞到社會,再由社會、家長轉換成巨大的壓力傳遞到中小學校,于是乎,校園里的“分數命根”理論大行其道。于是乎,教育官員們無奈:“三十多個減負的文件.管不了一個中小學生的負擔過重。"于是乎,教育這項事關民族明天的千秋偉業成了家長們實現家庭目標的跳板。
    環環相扣的“死結"竟來自我們自己留下來的人事制度的鎖鏈,大制度之下.小規矩難免無可奈何。沉痛之下,人們在思考:根深蒂固的人事制度堡壘何時才能被攻破?
                           作業與“目中有人’’的教育
    波士頓學區是在學前的一套作業中讓孩子認識時間的。但是,與我們不同的是,他們把認識時間放在了一個較長的時間段里進行,而且是與孩子們的生活情節緊密地聯系在一起的。
    認識時間的作業總共在作業簿中出現了十次,第一次的三個鐘表標注的時間分別為上午7時、下午4時和晚上10時,與之相對應的是起床、踢球和就寢三個生活情節,作業要求孩子把相應的生活與時間連線:第二次標注的時間則是上午8時、中午12時和下午3時.相應的生活情節則是坐校車、用餐和請爸爸講故事:第三次出現的鐘表發生了一些變化.出現了半小時的標注單位,生活情節也變得抽象了一些,如“在學校"和“寫家庭作業”等情節??磥?,認識時間的難度是在逐步加深的。
    家長告訴我說.孩子在上小學之前.一個暑期不僅很輕松地認識了時間,而且有了很好的時間觀念。因為,在學習時間的過程中,向他們強化了一個重要的道理:在什么時間就要干什么事情,不能亂來。
    我想起了國內的小學數學教材.認識時間被編在了教材中的一章之中.要求孩子們在兩節課里全部完成。這樣一來,不僅孩子們學起來很辛苦,而且容易“回生",特別值得反思的是,我們的教材僅僅是就認識時間學習認識時間.而很少考慮與孩子們的習慣養成和情感培養相聯系。
    不過.國內也有一些教師開始認識到這個問題.并在實踐中進行了探索。
    曾經到廣州考察教育。主人帶我到一所小學聽了一節美術課。課堂上,教師要孩子們畫一個以“海底世界”為主題的圖畫。我發現,身旁的一位小女孩,一邊畫畫,一邊在念念有詞地說著什么。我很好奇,就向那位6歲的孩子請教圖畫的內容。誰知,她告訴了我一個很有些復雜的故事。她說:“有一天,大象魚在路上碰到了獅子魚.獅子魚對它說,我要生孩子了。大象魚說,嗨!我已經生啦。獅子魚不相信,因為它看大象魚還挺胖,大象魚就指著后面說,你看孩子在后面呢。這時,海底的小丑魚眼睛在往上翻,它想去刺大象魚和獅子魚。美人魚說,小丑魚不要翻眼睛,我在看著你呢。嚇得小丑魚再也不敢碰它們了。你看,美人魚真了不起,它懷里還抱著剛生下的孩子呢?!?br/>    聽完這個故事.我開始佩服起那位美術教師來,她能讓孩子們在畫畫的過程中,不僅讓創造的靈感躍動,而且,還“煽動”起他們愛憎的火苗,這樣的教學才是“目中有人”的教育。
                            看美國的教師怎么布置作業
    在朋友的幫助下,終于拿到了一個四年級的孩子比爾開學以來的全部作業,整整半天的時間,我都在研究這位四年級學生的作業。
    很有意思,與我在英國看到的一樣,美國小學四年級也是在學習20以內的乘法。與我們國內安排在二年級學習相比,他們在學習的難度上與我們差距較大。但是,從孩子們做的作業上分析,他們所看重的價值卻與我們有所不同。
    同樣是“20以內的乘法”作業,我們常常是給學生列出許多個乘式,讓學生算出乘積,似乎列出的越多,學生算出的越多,達成的目標就越高。而美國的老師卻不這么干,他們只是把20作為一個乘積結果提供給孩子們。讓他們想出越多越好的算式來。
    在比爾的作業本上.他列出了這樣一些算式:10×2=20,2×10=20,4×5=20,5×4=20,1×20=20,20×1=20,2×5×2=20,5×2×2=20,5×2×2×1×1=20,5×2×2×1=20,10×1×2×1=20,4×1×5=20,5×4×1×1=20,1×1×1×1×20=20,5×2×2×1×1×1=20。在我們看來,一些算式似乎有點“胡來”,可是,美國的老師卻贊賞有加,他們甚至認為。這是孩子創造性最好的表現。譬如,在比爾列出的算式中,那些重復相乘的數字里,就可能藏著孩子一個個神秘的世界。
    其實.我們的作業也沒有什么不好,不過,只是一味地讓孩子們囿于相對封閉的作業里.開放性思維和創新能力的培養就難以實現。
    還有一個特別的作業是讓孩子們填一些結構圖形,作業紙上畫好了一些方框,方框與方框之間表現出各種不同的關系,要求學生自己決定在第一個上位方框中填寫何種物品,然后由此決定下列相關的方框中所應填寫的內容,包括它的形態、顏色、味道、運動方式,等等。學生不僅需要正確地填寫英語單詞,還要自己不停地選擇、判斷。此時,更多的是動腦思考,而不是簡單的識記單詞。
    每月一次填寫自己的月歷.則是一項固定的作業。教師給每位學生印好了一份空白的月歷表.讓孩子們根據自己的計劃填寫本月份每一天的內容。比爾的媽媽告訴我,這項作業特別受家長的歡迎,因為,它不僅使孩子養成了做計劃的習慣,而且還讓他們更好地了解了家庭和社會,包括爸爸媽媽的生日、民族的傳統節慶、國家的重要紀念日,都通過這樣一個作業得到了了解,效果很好。
    還有一些是分不清學科的作業,譬如,找出你存在的兩個問題,比較兩幅畫并找出它們不同的地方,而且要求找到的不同越多越好,寫出男女之別,等等。但是,要完成這些作業卻不是一蹴而就的.學生必須不斷探究,反復思考,甚至還要約請同伴共同討論,必要的時候,還可以借助家長的力量,與爸爸媽媽一起討論。
    美國孩子的作業并不像我們有些人認為的那樣,既輕松又愉快,其實,要完成這些作業,他們常常要付出很多,有時也很辛苦,甚至做作業到深夜的時候也時有發生。但是,他們的作業常常是有趣的,值得付出的,一旦得出結果,也常常令孩子和家長感到欣慰。所以,有人說,美國孩子的作業多而不累,作業任務重而沒有負擔,說的不是沒有道理。
            (責任編輯李  帆)  —— 摘自《人民教育》第11期


                                                                                                                                                     


久久66久这里精品99,免费视频伊人久久大香,四虎国产精品永久在线影视,国产激情一区二区三区,久久亚洲精品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