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科研
TEACHING AND RESEARCH
讀一本書“需要”多長時間
來源:團委 發布時間:2020-02-20 瀏覽:16358
分享:

深度閱讀】

讀一本書需要多少天,看似一個時間和效率問題,實際上是一個閱讀的姿態問題。在快餐閱讀的時代,作為一線教師,我們需要怎樣的態度對待閱讀呢。

慢慢走,學會欣賞

 

 閱讀是精神的游歷,只有在慢慢欣賞中才能在心靈深處留下足跡。

 

  每一個午后,我都想保持一種姿態:泡一杯暖暖的咖啡,背對著青山去閱讀。這種閱讀的習慣或者愿望已經持續或者向往了許多年,它萌發于童年時油燈下一個個美麗的故事,又從回蕩在鄉村上空的收音機里蔓延到遠方誘人的世界,閱讀改變了一個鄉村學子的命運,命運又把閱讀的空間無限放大。我于是知道,一切都是由閱讀開始的,人生沒有結束,閱讀就不會停止。但同時閱讀又僅僅是一種生活的態度,它絕不是生命的重負,把閱讀看成一項任務,閱讀也就不稱其為閱讀,而是單純的謀生了,因為書山有路,沒有人會達到頂峰。所以,我閱讀,我快樂,我仔仔細細、認認真真地讀,我學會了“慢慢走,欣賞啊”。


  可是,我同樣承認,這個世界是平的,弗里德曼明確地告訴我們:電腦和網絡是人閱讀世界的USB接口,而電腦屏幕則充當了這個“扁平化地球”的隱喻。

  所以,在閱讀之外,我還必須拿出大量的時間,在這個扁平的世界里奔忙,在這個“一馬平川”的地球上“認路”。每天早晨,我擠上變形的公交車,夾雜在睡眼惺忪的上班族中間,從他們哈欠的臭味中尋找著呼吸的通道。來到辦公室,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接收信件,瀏覽新聞——國際的、國內的、本市的、論壇的,有時候上課,有時候備課,有時候開會,有時候陷入無主題的討論、聊天。沒有這些,就沒有實實在在的生活,而閱讀,在這個時候就成了一種奢侈,我的教科書和參考書以及練習冊是我求生的工具,而非閱讀的目標。有時候,會接到編輯的來信,讓我談一談易中天,我會在中午有限的時間內跑到正漸漸被教輔材料、時尚讀物侵占殆盡的書店里買上一本,在別人的閑談中迅速地翻看、標記,然后造出一篇即使沒有此書也照樣成章的無關痛癢、人云亦云的文章。

  在物質生存被量化的世界里,我閱讀的時間很少,當然,上面提到的所有行為,我不承認它們也是我的閱讀,充其量,只能算作無可避免的文字語言接觸,技巧遠遠大于藝術。

  蘇珊·桑塔格說:“當今時代,闡釋行為大體上是反動的和僵化的,像汽車和重工業的廢氣污染城市一樣,藝術闡釋的散發物也在毒害我們的感受力?!彪m然如此,我還是堅持把一種僵化、死板的語言灌注進學生的閱讀之湖,使他們在規定的文本中“喪失活力和感覺力”,把一處風云詭譎的思想湖泊抹成風平如鏡。我的學生要參加高考,語文試卷的開放化與文科綜合的立體化使得他們需要“開闊”的知識和“立體”的思維,于是我也向他們推薦所謂的“時文選萃”、“名著速讀”之類的書籍,一切都有備而來的,沒有顯而易見的急功近利,也就不會有推動功利心使之更甚的催化劑。那些書幾乎都強調了世界的信息化、知識的膨脹度,而又不同程度地一意兜售自己推崇的閱讀技巧和閱讀方法,而幾乎所有的文章,均被冠之以“經典”的名義而大行其道。不需要審美距離,也不需要凝神觀照,更不需要一針見血的鞭辟入里,所以,我的學生在“堂皇”的閱讀境界中跑步前進,盲目跟風。當然,在他們的閱讀視野中,總也少不了我的影子,我用一種近乎霸權的話語標注每一個作家、每一篇作品,雖然我也承認文本巨大的信息量在忽視了時代背景、作者生平、文化差異、形式技法的情況下被我的學生生吞活剝,連反芻的機會也沒有,更談不上吸收,但我也只能做到這樣。很幸運,他們竟能應付所有類型考試中的絕大多數問題。

  我童年的鄉村散發著麥田溫馨的芳香,緩緩的流水留住了鄉民匆匆的腳步,我也因此學會了緩步徐行,連同我的日常閱讀。但城市,但今天,卻又是一個無可爭議的快餐消費的時代,以致我也經常陪著我妻子到肯德基、麥當勞、必勝客,而當她每一次都不厭其煩地問我是否吃飽時,我的回答總是一句話:“不飽,但也不餓了?!笨觳徒o人的感覺就像談笑時吃的瓜子,總是不停地嗑,但又總是不停地想嗑,最后依舊還是饑餓。我的學生們喜歡吃這些東西,延伸至日常自覺的閱讀,也就成了快餐式的閱讀,它存在于考試的目的之外,帶有更多的自由選擇性:動漫、青春小說、恐怖故事、Q版的戲說故事。每一次見到他們把頭深深地埋在書桌里,全神貫注地沉迷于那些遠離民族傳統的故事時,我都要引用北京萬圣書園總經理劉蘇里的說法,這些書屬于“三無產品”———“無聊、無害、無益”,但事實卻是,市場上,這又是無可爭議的主力品種,市場是需求的一種反映,當然這也是大多數人的追求,我的學生怎能例外?這是另一條和課堂闡釋、強化閱讀并行的道路,有人稱之為“地下閱讀”,或者說,真正能對學生起到很大影響的閱讀,它伴隨著電視機里播放的動畫、戲說與生活的日漸物化而產生,并已漸漸成為誰也無法改變的主流趨勢。

  陷身于這樣一個色彩迷幻的時代,在火車提速、網絡盛行、信仰丟失的大的背景下,意欲在偌大的校園擺下一張平靜的書桌,似乎有一點勉為其難。把古今的精華微縮成一部口袋書,在聲光電的媒介下淺化一些深奧的歷史,或者消解曾經的沉重,就成了一個社會普遍認可的選擇。無疑,大部分閱讀都成了速讀。這個意義上的速讀概念已經不同于張衡的“吾雖一覽,猶能識之”,也有異于禰衡的“目所一見,輒誦于口”,更與陶淵明的快速閱讀——“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不可同日而語。他們的速讀基于一種天生的智力,加之以后天的修養領悟能力,絕不是為著某種量的積累而讀書。何況,在當時大的社會背景下,皓首窮經,為著讀書“衣帶漸寬終不悔”是一種時髦,也是幾乎是唯一的認識世界的方式,今天的我們,認識世界的方式又何其之多?

  速讀的機理有點類似于那些形似神非的微縮景觀:把世界各地的名山大川、飛湍瀑流或者代表建筑集中于一座小小的園子里,名曰“博覽園”,大有“咫尺之內,再造乾坤”的勢頭??墒?,等我觀瞻完畢,常常有這樣的感覺:景觀外形可以仿造,藝術精神卻無法復制。景觀的形成,或因氣勢、或因自然、或因歷史,或因風情,離開了具體的環境,就是孤立的立體拼盤,其效果甚至比不上一張平面的照片。假如某人從中得到了些許的滿足,那也無非證明:一、觀賞者的視野過于狹窄;二、大眾的欣賞姿態產生了偏差。所謂井底之蛙,未見汪洋之闊,而又隨流揚波,哺糟啜醨,虛榮感被放大,從而自己欺騙了自己。其實,一些形式的速讀也就是把深厚博大的經典“微縮”成粗糙的小型景觀,讓一些虛榮心得到功利的滿足,而凝結在一定時代或自然風景之中的細節感動卻被無情地剔除了。

  一個城市的文化標簽,一個國家的精神取向,在某種程度上體現在國民的閱讀選擇上,快速閱讀表面上看是閱讀的時間和效率問題,實際上是一個閱讀的姿態問題,它直接決定了閱讀的效果和質量。閱讀是一個人一生的事業,關乎一個人的精神成長和思維水平,蘇格拉底說:“未經省察的人生沒有價值,”同樣,未經艱苦的探究與深刻思考的閱讀也是沒有價值的閱讀,它不能彌補缺失的人文精神,也不能架構傳統的價值觀念,更不能塑造和培養一種高層次的審美理想和道德規范。雖然說,整個世界都在改變,都在傾向于娛樂化、消遣性和時尚化,但我們還沒有這樣的資本。在這里,我想引用復旦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梁永安先生的話來說明:“漫漫一二百年歲月里,他們(西方)借助閱讀完成了啟蒙、反思、調控以及對社會、制度、人文的思索,一套主流價值體系基本定型,甚至產生了一些不可動搖的理念。西方是在精神財富、物質財富都相對穩定之后,在公民社會已經形成、發育起來之后,轉而尋求娛樂休閑。時尚閱讀、個性閱讀、后現代閱讀,是消費社會的外部景觀,不足以影響根基深厚的主流價值判斷?!倍袊?,還沒有完成“積淀、尋找、形成本民族的現代價值觀”的基礎階段。

  我們今天追求所謂的與西方一致的娛樂步調、消遣方式,本身就是自我的拔高,就像在老棉襖的外面罩上西裝一樣丑陋難堪,也不利于形成本民族的精神結構,從而最終丟掉自己的傳統,邯鄲學步,不倫不類。人生的行囊需要一雙手不斷填充進美麗的風景,喜怒哀樂、酸甜苦辣凝鑄成厚實豐滿的人生,而閱讀,就是人生背后最有力的精神支撐。(胡修江)


                                                                                                                                                     


久久66久这里精品99,免费视频伊人久久大香,四虎国产精品永久在线影视,国产激情一区二区三区,久久亚洲精品无码